沙巴体育论坛

【死亡天使】—纯粹的恶存在嘛?

卡洛斯・罗贝托・浦西生长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艾利斯,父亲是个殷勤的工人阶层,个性正直,母亲也是一个性格温厚的家庭主妇,他们家境并不宽裕,但父母却过着平实而自足的生活。

卡洛斯高中念得并不顺利,新转进一所职业学校,父亲只希望卡洛斯这次能够认真学好一门技艺,顺利毕业。

卡洛斯在校认识了全身散发野性与危险气质的拉蒙,拉蒙已经20岁了,却还在就读高中职校,可见也有一段不单纯的过去。拉蒙带着卡洛斯进入了自己的家庭,认识自己的父母,拉蒙的父亲曾吃过牢饭,目前靠着偷窃、销赃过生活,拉蒙的父亲很快从卡洛斯身上看到一种犯罪天才的特质,想加以培养,好好利用。

而对卡洛斯来说,犯罪就像吃饭那样简单、自然,相对于其他罪犯以不劳而获取大量钱财为主的犯罪动机,卡洛斯则觉得「犯罪」是件疯狂、有趣的事,让自己真正可以体验活着的感觉。

卡洛斯在犯罪现场,会戴上耳环,顾盼镜中自己绝美青春的身影,他认为「打劫」应该是从容、优雅、有趣的一种享受的过程。

就这样,愈发疯狂的两人,从行窃,变成抢劫,乃至从误杀到蓄意谋杀,这个有着天使面孔的金发少年,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本片改编自阿根廷有史以来最疯狂的连续杀人魔的真实故事,他被称为「死亡天使」或「暗黑天使」,卡洛斯被捕时,刚满20岁,至今已然成为阿根廷历史上关押最久的犯人了!从1973年被关押在监狱,刑期是无期徒刑,根据阿根廷的法律,刑期满35年,即可申请假释,因此从2008年起,卡洛斯便年年申请假释,但年年均被法院驳回,因为法官认定卡洛斯的犯案仍有许多未明处,对社会仍存有巨大危害的隐忧。又因为阿根廷没有死刑,所以卡洛斯可能成为阿根廷历史上第一个被关至死的囚犯。

最让人感到不安的是,卡洛斯来自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家庭了,父母甚至都是老实人,他并没有我们认为的多数变态杀人魔的童年创伤阴影,而且每周都会上教堂去望弥撒。甚至也不是因为家境赤贫,缺钱孔急的外在因素需要去犯罪!加上姣好的面容,又正值青春芳好,让他为何会如此疯狂的行径更加让人费解与疑惧。

电影据说改编的太过真实,还被牢里的卡洛斯亲自写存证信函向导演抗议,要求导演不准用自己的真实姓名…..

但,根据各种新闻资料显示,导演其实多少「美化」了这个少年的疯狂行径,片中卡洛斯的杀人似乎常是处于意外的情况下,甚至有时只是觉得好玩,并非真的有意要犯下杀人罪行(所以卡洛斯对着拉蒙说:「他们不会真的这样就死了吧?是装死的吧?!」)

然而,现实中的卡洛斯却异常残酷,有次他与同伙安东尼闯进宾士的零件销售店,在里面发现了一对夫妻以及他们的新生婴儿,卡洛斯枪杀了丈夫,并用枪伤害了妻子,而后妻子还遭到安东尼的强奸,在离去前,卡洛斯甚至对着婴儿床里的婴儿开枪!幸而婴儿逃过一劫,侥幸存活了下来。

如此疯狂残忍的罪行,可不如片中表现的卡洛斯似乎仅是有着异于常人的价值观,觉得这个世界就是一个任他游玩的游戏场那般「游戏人间」呀!

本片在阿根廷上映时,票房长红,累积了台币1.5亿的超高票房,可见时隔多年,大家仍对这个疯狂的暗黑天使有着极浓厚的兴趣。

因为片中没特别交待,只有寥寥几笔带到当时的阿根廷警察的暴力猖獗,常以刑求的方式逼人认罪,以及有严重收受贿赂的腐败行为,但对当时阿根廷的整体政治与社会氛围是没有提及的,因此我特别好奇地去爬了一些资料,想知道怎样的社会氛围会产生这样的疯狂天使?

阿根廷历史其实是让许多专家难以理解的,因为他曾经如此经济发达,但却似乎一夕之间,就从已开发国家,沦为开发中国家,转变如此巨大,令人如雾里看花,难以理解。事实上,阿根廷从二战过后到70年代,经济稳定成长,人民生活富足,社会和谐发展,但从这时起,因为国内有一批信奉切・格瓦拉的精英,相信只有迎回流亡海外的独裁者裴隆,也就是著名的号称阿根廷国母的艾薇塔的丈夫,回国,才能解决军政府干政的乱象,也因此,阿根廷从70年中期开始,政局不安,经济衰退,整个社会大倒退回开发中国家的等级……

有趣的是,我想我跟多数人一样,试图从各种蛛丝马迹中去抽剥出卡洛斯为何会如此令人不安的疯狂?只是犯罪学家多是从原生家庭的角度出发,而我则试图从国族社会的大氛围中去厘清,然而,结果令人更加不安,因为卡洛斯的疯狂竟然毫无理由!而这多令人感到惶恐呀?

意思是,我们其实很习惯去为每一个结果寻找一个原因,然后试图说服自己与社会,以后只要避免这些成因,这个社会就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杀人魔了!这些成因通常包括:反社会人格倾向、童年家暴创伤、虐待动物倾向、说谎成性、人际疏离、沉迷于色情与暴力的资讯世界,等等,一如我们那样归结郑捷,但是,如果这些原因都不是真正的主因呢?都只是我们一厢情愿、用来安定自己神魂的安慰剂呢?是否有些人的坏与疯狂就单纯只是天生的,与基因、与环境无涉呢?如果这世上就存在着单纯的恶,一如单纯美好的善那样自然呢?而这样纯粹的恶与纯然的善就只是人性中永恒流传的一部分而已,然后,这样的结论,又代表了什么呢?

但如此可怕的真相,又有谁愿意真实面对呢?就是说,一如卡洛斯、郑捷这般丧心病狂的人魔,也许不定期就会在各种社会现形,而他们的存在,提醒着我们尚未觉察的社会隐忧与人类社会尚未完满的阙漏处呀!以及人性秘海中,尚待深掘的各种面向呀。

这个故事本身就深具戏剧张力与神秘性,导演也试图透过自己的角度去诠释一个这样特殊又颠狂的心灵状态,我喜欢导演在起幕与终幕时的安排,让卡洛斯独自陶醉地跳着舞蹈,仿佛整个世界都是他专享的舞台,也展现了这个心灵单纯人性的一面。但我也觉得导演没有涉及更多70年代的阿根廷社会底景的描述,是让我有点失望的,毕竟在那样一个时代,形塑了那样一个独特的灵魂,这个灵魂一定受到了某种社会集体潜意识的触发,而变形成了现前的样子,那会是什么呢?即使无解,也还是需要探究的一笔。

卡洛斯于1980年被判处无期徒刑,他在法庭上讲的最后一句话是:
“This was a Roman circus. I was judged and sentenced beforehand.” 
「这就是罗马的马戏团表演,我早已被未审先判了!」

以及片中卡洛斯讲得一句著名台词:

「这世界是属于亡命之徒与艺术家的!」

文章来源:radytobe

转载请注明本站出处及链接: 沙巴体育论坛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zhuan55.com/13338.html

沙巴体育

每个人都会犯贱,只是贱的程度不同罢了。

您可能还喜欢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